文笔崩塌,图力直减。
受厨。

时间规划局AV(cp克泉)

―――时间规划局AV
*非常喜欢时间规划局的设定,所以摸鱼把它写了出来。
*世界观及人物有改动。
*cp大概克泉。
·
――――――
·
他说,
年轻人,看看你的手臂。上面有个绿色的倒计时电子表,由秒到年,仿佛天生就属于皮肤的一部分,而不是哪个疯子瞎画上去的印记。很好,请仔细看着这块漂亮的荧光表,因为这就是你从现在这一刻到死亡所剩的时间。
你已经25岁了,可时间只剩不到一年?
哦,不用担心,虽然你可能已经习惯了。只要你有足够的食物,没错,不是金钱。你就可以走进贫民窟,看看有没有哪个饥饿的孩子愿意用他(或她)的一点时间作为报酬,支付给你。别担心,虽然规定上不允许未成年进行交易,可他们那些人,我是指那些曾处于饥饿之中的老前辈,还是很有那么一点智慧的。至于那种交易时间的办法,哼,虽然愚蠢但总不会被发现。
什么,你觉得这样获取时间太慢,而且你也没有食物?噢,见鬼的。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,这也是我这个可怜的老好人最不愿意看见的。去冒冒险吧,年轻人。挨时间警察枪子儿的那种,也许你可以借此机会加入盗时帮,不过我可先说好,他们的入伙费可是很贵的。就算入伙,你还需要小心,别被那些令私欲蒙蔽双眼的饿狼反咬一口。
可惜啊,我年轻时也曾是他们的一员。而如今已过了百年,命运还给我剩下了最后的几年时光,得以让我这个内心老化到千疮百孔的家伙,和这副年轻的外表细细磨合……
(年轻人小心打量着藏匿于暗处的他)
真是令人惊叹,是不是?当那个美妙的时刻到来时,你们现在叫它什么来着。算了,就是你外貌固定的那一刻。
当时,我正在酒吧里抱着女人,猝不及防,就那样“砰!”(做了个激烈地挥拳手势)的一下,心脏猛地撞击到肋骨。我躺到了地板上,仰望着那个妞儿的脸蛋。不得不说,她那层厚厚的劣质粉底掉下来,露出了大片雀斑时的模样,还是蛮可怕的。然后我跳起来狠狠咒骂了一番,埋怨这个让我出了大丑的声音。可是现在想想,当真是神奇,美妙哟。
(他清了清嗓子,压低声音,继续讲下去)
人的身体就这样永远停留在这里,而年龄却无止境的向前大踏步离去。很有哲理的一句话,对不对?咳,不小心跑远了。来,孩子,我们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说吧。
·
他并没有继续说下去,因为那个倾听的孩子从身后拿出了刀子。
嘿,你要干什么?他好奇地歪了歪头,问道。
你的时间,我也可以抢吧?孩子咽了口唾沫,声音颤抖的问道。显然,问出这么大胆的问题,已经耗尽了他的勇气。
当然。他轻快的回答道。如果你可以。
接着,银色的子弹射入了人脑,血从弹孔缓缓贴着脸颊流下。年轻人的躯体倒在了地面上,安静的就像那些用光了时间的流浪汉。
他吹着口哨从暗处走出来,一头红发格外醒目。
走吧。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男子说道。该回去了。
你就不好奇本大爷接下来要说的话吗?黄泉绕到这个寡言的男子面前,眨了眨眼睛,挡住了他的去路。
不好奇。克劳德错开黄泉,继续向前走去。
被丢下的黄泉撇撇嘴,快步追上克劳德。脸上挂着孩子气般的烦躁,和刚才讲故事时,成熟老练的形象简直判若两人。
·
狂风吹起了黄泉的额发,他抬起手臂,挡住了右脸上的伤痕。之前一直覆盖在左臂上的衣料,隐隐透出了绿色的光亮。
·
――TBC――
·

评论
热度(5)

© 时之梭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